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时间:
网站首页   »  学校动态  »  教育资讯

代课教师究竟折射了什么中国特色?

  这个话题其实已经说了很久。我一直关注而没有发言,因为感觉许多要说的话人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但是,2010年9月4日,凤凰网与《时代周刊》在广州市白云区同泰路南湖高尔夫球场颐和高尔夫会馆举办了“师道寻路——关注代课教师”大型论坛会,对这个问题整整讨论了一天。这些讨论又激发了我的一些说话的欲望。

  一、代课教师,不能够总是从感动到感动

  这两年,一个清退民办教师的文件由教育部传到了全国各地。一时之间,那些为中国的教育事业辛劳了大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民办教师,立时被列入了被清退的行列。似乎当年的民办教师就是一种错误,就是一种耻辱,许多热爱教育事业的代课教师,在这种一刀切的政策下,只有无奈地选择离开讲台,离开学校。这期间确实是有许多感人的事迹。许多成名成家的人,从农村走出来,都是靠这些民办教师、代课教师的功劳,易中天先生说,他们是中国教育的脚板,是穿着草鞋,布满老茧的脚板,背负中国教育的重任,步履艰难地一直走到了今天。这些判断无疑是真实的,正确的,那些事迹也是真实的,感人的。

  但是,这个事情也不能够只是停留在同情与感叹的层次上。毕竟,代课教师或者说民办教师并不是中国教育的骄傲,更不是中国教育辉煌的标志,而是中国教育问题所在。因为类似的现象,在全世界仅有中国等极少数落后的国家如此。许多人对代课教师使用“清退”一词,尤其反感,认为应该使用“请退”,使这些代课教师能够体面地离开讲台,离开学校。其实“清退”也好,“请退”也罢,都是要他们退,用词不同,不会改变这样一个严酷的现实。总是讲那些感人的民办教师或者代课教师的感人事迹,也不能够帮助我们在解决好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助益。那些利用代课教师事迹来感动中国,其实意义也不是特别大。事情还得从切实解决好现实问题入手。

  二、中国的教师,从民办到代课

  要解决一个问题,首先要学会分析一个问题,探索清楚一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中国的民办教师或者是代课教师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在这里,代课教师来源于民办教师,但是二者并不是一回事。民办教师,过去是专指农村里,不拿政府工资,不享受公职待遇,而靠农民集资生存的教师,有时,一间学校都是这样的民办教师,有时,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混合在同一间学校,他们同工不同酬,待遇差别巨大,在教师中分出三六九等,身份等级十分严格。那时越是落后的山区与农村,民办教师的比例就越大。公办教师常常是凤毛麟角。公办教师是吃皇粮的,民办教师,是吃民粮的。

  后来教育部说,民办教师要取消,能够转的要转,不能够转的要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工作完成得很顺利,一时之间,从报纸与文件上,“民办教师”一词没有了。但是,这种有如送瘟神一样的送走民办教师的之风,其实并没有真正在农村取消民办教师,而是换了一个说法,这就是代课教师。中国特色的许多改革就是这样的,现状还是那个现状,事情还是那样的事情,常常在换了一个名词概念之后,“改革”似乎就成功了。胡适说的“名教”中国,其实仍然如此。

  但是,民办教师与代课教师还是有些细微差别的。民办教师基本上是指乡村学校里的教师,而改成代课教师之后,并不单纯指农村的非公职教师,城市,甚至,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这些中国的第一流城市里,代课教师的比例所占比例也是非常惊人的。广东省作为全国经济实力最强的省份,一时间代课教师竟然占到6万多人。而深圳这样的特区的代课教师,竟然占到三分之一以上。代课教师与公职正式教师的收入差距,常常是二到三倍。同工不同酬,由农村包围城市。终于漫延到整个中国的教育事业。

  三、代课教师——有中国特色的遗产

  曾经在某一个时期,一个新的政权在经过浴血奋战之后建立起来了,一个政策,就急于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特别是城乡二元结构形成,把农村与城市像种族隔离那样隔离开来,然后再用各种不同的特殊政策,把城市与农村对立起来,使人们在城市与在农村,虽然享有同一个蓝天,却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那么,自然而然地问题就出来了。农村成了一片荒芜,成了被掠夺与被压榨的对象。城市与农村形成了一道几乎无法逾越的鸿沟,身份、等级、地域、籍贯、血统、家庭、出身等等这些都成为歧视的依据或者享有特权的依据的时候,出现民办教师或者代课教师是不难理解的。

  因此,我们也看到了,吃皇粮的公办教师不愿意去农村或者不愿意扎根农村,因为那里像地狱一样贫穷落后。但是,农村的孩子也要念书,因此就产生了民办教师,不拿政府发的工资,只拿农民集资的一点点用以糊口的钱。城市里也一样,许多公办教师被借调走了,但是,他们的工资、奖金、待遇与编制都仍然在原来的单位,但是,教学工作早就不做了,如此这样,城市里的代课教师也应应运而生了。当然,也有一些学校,编制被控制得死死的,明明教师不够,但是,却不增加。也有一些是,学校进了一大堆靠关系进来的闲杂人员,把编制占得满满的,真正上课的教师只得另请他人。因此,那些在学校里能干的教师,做大量教育工作的教师,他们常常是代课教师,而另一些既不能够上课,也不能够做事的人,却是可能是公办教师。

  有中国特色的事情就是这样。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什么呢?就是看到人治、人情、关系中权力的威力。中国特色的代课教师,在任何民主法治国家都不会产生的。他们也会有代课教师,但是,与中国特色的不同。他们只是根据学校教育的需要,而请的一种临时雇佣的工作。在职业自由流动的过程中,这种的临时教师并不会形成一种现象,更不会成为一种问题。更不会几十年来,越积越多成为一个社会顽症。

  一方面,国家正在崛起,号称成为世界第二的GDP;另一方面,这个国家还在把教育事业当成临时事业,请了大量的临时工____代课教师做着百年大计的事业。据说,代课教师的问题,“钱不是问题”,但是临到解决的时候,就立即变成了“问题就是没钱”。一个国家,可以在美国扔掉4300亿美元,像打了水漂一样,连个水花都没有起,也可以用5000亿用于公款吃喝玩乐,2000亿用于养公车,;另一方面这个国家却拿不出10亿人民币用来解决这些曾经的劳动力的补偿问题。这些令人费解的问题,究竟是怎样产生的?里面究竟有多少黑幕?我们站在局外确实是难以想像的。我只知道无数只黑手与权力之手,在互相推诿,在暗箱操纵,才有今天的局面。

  四、代课教师是要清退还是要解决?

  代课教师问题确实是要解决的,但是解决的办法不能够是简单的清退。国家明明有“劳动法”,为什么不按照劳动法去办理?代课教师就是政府雇佣的劳工,不是有最低工资制?不是有社保?辞退一个劳工要补偿多少钱,这些都是有相应规定的,按照这些制度去办,就可以解决问题。但是,问题是,有法律,带头不遵守法律的常常就是政府。

  解决的办法,其实还是钱的问题。许多代课教师都是非常优秀的教师,他们甚至学历不低,年纪很轻,教学经验丰富,有许多还是学校里的教学骨干力量。他们之所以沦为代课教师,完全是政策与体制造成的。当然,也还有一些代课教师,确实水平差,远远落后于时代了,再在学校混下去,于自己,于学生都是非常不利的,应该及时请他们转行。我看一些农村的代课教师,讲课还不会讲普通话,文化水平低,观念陈旧落后,与现代社会相距太远,确实是应该离开学校的时候了。但是,他们在特定时期,也为教育作出了贡献,而且有许多还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应该根据工作年限给予补偿或者给予退休养老费用。其实即使这样,花钱也不会很多。

  但是,为什么很容易解决的事情,地方政府就是不去做呢?那是因为,历史上,这个社会曾经欠债太多了。民办教师的问题只是其一,还有曾经的赤脚医生的问题、退役军人的问题、下岗职工的问题等等都会相应地冒出来。如果不能够一揽子解决,还不如一个也不解决,一个也不解决,大家相安无事,反而还会平定一些。但是,如果换一个视角的话,历史上欠的帐,无论怎样其实都是应该还的。但是,特殊利益集团需要特殊利益,他们不愿意自己受损,因此,只好让弱势群体受损。

  说到底,中国的教育就是传统农民办的教育。什么都是临时性的,目光浅短,严重缺乏更为开阔的视野。封闭起来,害怕外面的世界,害怕外面世界的狼,仇恨外面的东西,这种仇恨情绪一直到现在仍然如此。

  五、他山之石,不可以作玉玺

  如果把中国与日本作一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的教育从开始就是办在山沟里的,日本的教育一开始就是办在海洋上的。山沟里视野狭窄,目光如豆;海洋上视野开阔,波澜壮阔,有超前的眼光,与百年的远见。在这里仅仅恨日本是没有用的。

  日本人谈教育,既不谈民办教育问题,也不谈代课教师问题,也不谈乡村教育问题,更不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因为这些问题在人家那里根本不是问题。他们的教育关注的是《窗边的小豆豆》,无论窗边也好,小豆豆也罢,都没有什么公办还是民办之别,更没有城市还是乡村之别,因为孩子都是自己蓝天之下的孩子,国民都得一样的国民,没有也不应该在孩子身上体现这种歧视与级别差异。在孩子身上从小就要让他们体验到公平、正义地各平相处的人生意义。

  同时,他们的教育政策,只想着,如何才能够吸引社会中最优秀的人才从事教育工作。因为教育工作只有优秀人才,才能够教出优秀人才。因此,他们的山山水水,无论是穷乡僻壤,还是繁华都市,他们的教师是一样的优秀,他们的学校是一样的坚固耐用,通风采光,阳光明媚。穷的地方由中央政府被齐,以向富的地方看齐。穷的地方政府出多少钱办教育,中央政府也出多少钱补上,互相攀比,水涨船高。才使得日本今天拥有世界上素质最高的国民与最优质的人才与最丰富的创造力。

  在日本,钱不是问题,看问题的方法,思想观念才是问题。战后的一片废墟上也能够建成世界一流的教育。有样没样,看看世上。中国日本在地理上近邻近在咫尺,在心理上却远在天涯。中国的积贫积弱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其实不难弄清的。日本教育家福泽谕吉曾经在一百多年前在“明治维新”时告诫日本:要知道汉学已经过时。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日本人,他们在“脱亚入欧”的开放社会中重新崛起来了。而坚守在过时的汉学中混吃等死的中国人,贫病老弱到现在,仍然执迷不悟。有如猪八戒的母亲——一定是笨死的。

  制度出了问题人心一定会出问题,而人心出问题的时候,制度其实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鸡就是蛋生的,蛋也是鸡生的,这不是绕口令,而是在表述一种客观的现象。“商界传媒”老总刘旗辉先生昨天晚上对我说:中国的问题,就是人心出了问题。中国现在问题多多,民国时也问题多多,北洋时也是恐怖,说到底是人心出了问题。而人心出了问题,就是文化出了问题,核心价值观出了问题。在加拿大地铁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每个客人自觉自愿投币,而不会出一点问题。这要是在中国,还不乱了套。明白了这些道理,再来看一个小小的代课教师问题,那又算什么问题呢?

 

返回顶部

CopyRight(c)1995-2010 Incorporated All Righst Reserved 北京商贸大学

版权所有

京ICP备071229023号  技术支持: